布鲁克林居民斯蒂芬妮·多巴(Stephanie Doba)坐在其灰色特斯拉Model Y的方向盘后面,用手机将一辆丰田凯美瑞(Toyota Camry)的品牌、型号和车牌输入纽约市的线上非法停车举报表单。需要描述问题时,她使用了语音输入法:“燃油车占用电动车充电位。”

  自从3年前纽约市在她位于公园坡的住所附近安装了路边电动汽车充电桩以来,多巴估计她至少已经举报了10次。她自诩为“守护者”,有时会走到绿树成荫的街道上,检查公共充电位是否被燃油汽车霸占。她不会守在那里等着看她的投诉是否会转为罚单,但她相信足够多的举报能够说服政府加强执法。

  纽约市许多电动汽车车主都经历过多巴的沮丧。纽约市宣布计划到2030年安装4万根L2级充电桩,此类充电桩能在大约4-8小时内为一辆车充满电,此外还会安装6000根快速充电桩。但根据美国能源部的数据,目前全市约有2200根公共充电桩,其中10%是快充。由于充电桩分布不均,偶尔的设备损坏或公共充电位被燃油车阻挡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该市审查了100个L2级充电桩的使用数据,发现今年迄今的平均使用率为72%,并发现在过去18个月,充电桩有20%的时间被燃油车阻挡。

  纽约市致力于减少车辆排放,以朝着2050净零目标迈进,该市还希望届时电动车占新车注册量的20%。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一个强大且可靠的充电网络:根据美国能源部的数据,虽然美国80%的电动车主在家充电,但约一半的纽约司机依赖路边停车。

  2021年,市交通局与公用事业公司Consolidated Edison Inc.及加拿大电动车充电公司FLO Inc.合作启动了一项试点计划:在纽约5个区安装100个路边L2充电桩。自那以来,特斯拉公司(Tesla Inc.)和充电网络运营商EVgo Inc.等私营公司也安装了数百个公共充电桩。尽管如此,进展依然缓慢:电网限制、社区要求以及不同市政用途对路边空间的争夺都影响了充电桩的安装数量和位置。

  “对于纽约这样的城市,基础设施已经建设了逾百年,并非所有地方都适合充电,”FLO首席法律和公共事务官特拉维斯·艾伦(Travis Allan)说。

  EVgo政策和外部事务执行副总裁萨拉·拉法尔森(Sara Rafalson)也指出,充电桩限制是纽约市持续面临的挑战。但她对地方政府激励措施的潜力持乐观态度,她提到纽约州公共服务委员会的电动汽车预算最近增加了5.39亿美元,达到12.4亿美元。其中部分资金将用于缓解充电桩运营商的电价压力。2023年,该委员会还宣布计划投入3.72亿美元在弱势社区安装充电桩。

  “在纽约,真正的挑战是……事情很难推进,”拉法尔森说,“但总体而言,我认为纽约市场非常有吸引力,而且应该说,新的政策正让它变得更具吸引力。”

  随着更多充电桩进入更多社区,人们将能更轻松地在纽约市及周边地区找到可用的充电桩。市交通部门表示,利用率提高已经减少了充电桩被燃油车阻挡的频率。交通部也在与警方合作,教育执法人员,加强对公共充电桩的执法力度。

  “当时这个社区完全没有充电桩,”卡梅利说,“泽西市中心有,但在3.7公里之外。我没法开去充电然后走路回家。我可以打车,但何苦来哉呢?”

  在卡梅利需要充电的夜晚,最大的挑战是把车停到电缆能够到的位置。此时,他的日产车就派上用场了,卡梅利叫它们“占位桩”。当卡梅利白天开着特斯拉去拜访其个体IT业务的客户时,他会把一辆聆风停在路标柱旁占好位置,把另一辆聆风停在第一辆后面。回到家,卡梅利会将占位车移开,停入特斯拉,然后将第二辆聆风斜着停好,以保护突出的充电器插头不被撞到。

  “当然,我尊重这种创新,”ConEd的电动出行创新项目经理罗伊·拉达(Roy Rada)说,他听说过一些纽约人采取了类似的DIY充电方式。“纽约人总能想到各种办法,”他说,“但我们想为他们提供更安全的选择。”

  拉达建议居民咨询公用事业公司的专员,以确定通过公寓充电是否安全。如果不安全,电动车主可向物业经理提出申请,物业经理或许能通过ConEd的Power Ready(随时充电)计划获得在公寓外安装充电桩的折扣。

  随着更多城市司机驾驶电动汽车,纽约这样的人口密集地区必须想出更高效的解决方案。包括多巴和卡梅利在内的许多电动车爱好者都梦想未来能拥有更具创意的基础设施,比如路灯充电桩或内置无线充电功能的路缘。

  “假如整条百老汇大道,从曼哈顿顶端一直到中央公园,所有停车位都配备无线充电,”卡梅利说,“那该多棒!”

  还有人在想办法为需要充电口的电动车主与拥有充电口的居民牵线搭桥。2019年,皇后区居民詹姆斯·弗朗索瓦(James Francois)创立了一家公司,取名Alternative Energy Resource(另类能源)。该公司计划在9月推出测试产品,弗朗索瓦希望这是一款由社区支持的应用,以将愿意出租家用充电空间的纽约人与不得不依赖公共充电桩的司机(特别是网约车司机)联系起来。

  “人们很感兴趣,”弗朗索瓦说,“自疫情以来,人们越来越倾向于协作式的消费,并希望为街坊提供帮助。”

  弗朗索瓦还认为他的商业理念是应对气候变化的可行方式。这也是许多电动车早期采用者的共同动机,包括多巴。

  “气候是我最关心的问题之一,推进电动汽车转型无疑是气候倡导与行动的组成部分,”多巴说,“哪怕只是在一个非常小的范围内采取一些地方性执法行动,来确保本地的充电桩不被阻挡。”